嗯这次是7,我没有数错,因为前几天有朋友已经写了6。很惭愧,这位朋友文笔比我好太多了,自己再写7都有些感觉不好意思了。

这段时间都没什么机会碰电脑现在还是在用手机打字,估计不会写多少。

最近忙着找房子来回奔波,原本就已经十分匆忙,可是因为贪嘴吃了顿火锅结过又肚子痛去挂了盐水,今天已经是第三日了,肚子时不时地还隐隐作痛。哎,实在是。。。这家火锅店的食材到底有多不新鲜啊。

干脆这次就讲讲一些吃的吧。

小时候零花钱不多,可能一天就五毛一块这样子。可是残忍的小贩们连这样贫穷的我都不放过,他们不断推陈出新,各种两毛一串的串串,五毛一个的饼,甚至还有拿杯子装的粉干卖五毛一份。那时候每天放学都要捏着手里的钱,仔细算好自己到底能吃点啥。可是算的再仔细,五毛还是不能当一块钱花的。

一般我最常光顾的,还是那个推着小推车来卖关东煮和粉干的小贩。如果我只有五毛,那我就会买一杯五毛的粉干,要是有一块,那就可以再加一串火腿肠,难得有时候手里捏个一块五,不得了了,"老板,一块钱粉干多加辣椒,再来一个火腿肠",那感觉就有点孔乙己在柜上排出几个大钱的感觉。说实话,现在还是有点怀念当时粉干的味道,汤大概就是白水加些盐煮的辣椒,又煮的久,一口下去,辣得满眼泪。在那个大家零用钱都不多的年代,一口辣汤就是很好的滋味了,杯子里的粉干吃完,剩下的那些辣椒汤是舍不得扔的,自己喝个一大口辣得直冒眼泪。如果还有一起回家的小伙伴也是会互相分享的,你给我尝一结海带,我分你一片午餐肉,然后大家都心满意足的回家去。现在大抵是再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了,只有在要好的几个朋友一起吃饭时,才会说"最后一个串了,你给我留点!别他妈吃完了",其实想想不还是老样子嘛。

后来上了初中,手里的钱稍微富余了些,好歹每天还能从一天三餐的饭钱匀个几块钱留着买点宵夜。不过那时候社会也进步了,经济也发展了,所以小学时候五毛能买个饼,初中时候三块钱也能买个饼。不过价钱上去了,东西总归是不一样了。小学五毛也就买个素饼,初中花三块钱我就能吃上一个厚达三厘米的加蛋肉饼。虽然现在再回想一下,其实那饼不是很好吃,太厚了,吃起来太油太腻了。不过在当时对还没接受过肯德基的我来说已经满足了我对夜宵的大部分想象力了,直到后来在我姐姐的带领下我开始混迹于常山的各个大排档。

说起来常山的大排档从我小时候到现在变化也是不大的,从最早的喝粥啃鸭掌到现在还是喝粥啃鸭掌,奥对了,现在小伙伴们有钱了,一般会再点个抱,什么牛肉煲羊肉煲这样。不过自从大了,基本和朋友们吃宵夜也基本都是在大排档了,也不会一帮人七凑八凑掏光口袋来一人一碗面这样窘迫了。

也许这就是我的成长吧,当初街边嗦五毛钱粉的少年现在都是坐在大排档十个十个点着鸭翅鸭掌了,也不会再因为除夕夜把一百块听成八块来点了个煲差点钱不够要留在那刷盘子了。

说到底,吃的东西总在变,身边的人却总还是那些。再下次回老家想吃宵夜了,约的,还是那些人。

当然,不得不说,老子当年路边五毛钱嗦的粉秒杀你们现在这些网红产品一百条街!

最后修改:2019 年 04 月 19 日 02 : 04 A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