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年之前,家里老房子还没拆迁的时候,我和家里人 都住在塔山下的一个弄堂里。现在这个地方已经变成县城最中心的区域了,建起了楼房。

在弄堂口,早上有人卖早点豆浆,中午有人卖烤饼,到了晚上就有现在很少能看到的炸串卖了。

在那个时候,好像是没有像今天这样烧烤的,没有外卖没有龙虾,晚上出去想吃点东西,就只有卖烧饼和炸串的。说实话,我一直不能理解烧烤为什么会在夜宵的竞争中取代炸串。

我喜欢炸串,那是从小时候就有的记忆。

万物皆可炸,我觉得比现在什么万物皆可烤靠谱多了,我小时候还有炸香蕉的,我现在就没见有烤香蕉的。当然,我也不喜欢吃炸香蕉。

那会儿没钱,口袋里有个五毛一块就很开心的去买炸串了,不过钱这么少也买不了什么,只能买个五毛的炸年糕加一个五毛的炸粉皮。不过这两样一直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炸好的年糕金黄酥脆,刷上辣酱撒上辣椒粉与各种粉,香喷喷的,即便是那时候我堂姐一直骗我年糕是在厕所做的也不能阻止我。再还有就是炸粉皮,也是滚烫的油里炸一会,粉皮边角会起一些非常细小的气泡,一口咬下去,卡兹酥脆内里又有一点点的坚韧,配上辣辣的酱料,破费,好嘛。

自从脱离家里的监管后我时常会点外卖,烧烤也常点,但是每一次,如果我尝试上诉两样食材,都会让我非常的失望,太干,太咸,这是烧烤店老板经常犯的错误。

小时候拿着五毛钱去弄堂口买炸年糕是非常开心的事情,第五毛钱给老板下一串年糕到锅里,然后一直在问"年糕好了没年糕好了没",一直问到老板懒得搭理我,把串从锅里夹出来放在刷酱的盘子里。然后我又会迫不及待的问,能不能让我自己来刷酱。有时候,老板会同意让我自己来操作,我就把年糕的几个面都均匀细腻的刷上酱,再拿起扎了孔的调料瓶细细地拍上一层料,然后拿起来,一口下去"咔滋",真好吃。

最后修改:2019 年 05 月 29 日 05 : 43 P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